搜索

新春走軍(jun)營|巡邏路上為何喜bu)凍chi)雪水煮面,邊防官兵(bing)告訴你!

來源︰央廣(guang)軍(jun)事(shi) 作者︰彭(peng)洪霞 郝錚 周超 劉慎 發布︰2020-04-06 06:59:26

幻燈片 手機(ji)看 分(fen)享到(dao)

春節(jie)臨近,新疆克孜勒甦軍(jun)分(fen)區吐(tu)爾尕特邊防連(lian)的營區里,絲毫沒有過(guo)年的跡象(xiang)。早上10點,帕米爾高原上的天(tian)剛蒙(meng)蒙(meng)亮,連(lian)隊(dui)的戰士們(men)早已(yi)起床開始備馬。

氣溫零下24℃,戰馬剛從馬棚(peng)里牽出(chu)來的就掛了一身霜,人和tu)硨舫chu)的白色霧氣,在冰冷(ling)的空(kong)氣中氤氳開來。

今天(tian),他們(men)要(yao)騎馬完成從33號界碑到(dao)37號界碑的巡邏。

連(lian)隊(dui)防區有9條(tiao)巡邏路,條(tiao)條(tiao)山陡坡(po)高。今天(tian)官兵(bing)巡邏的4號路,被稱(chen)為“拉(la)不(bu)直的生死線”。這條(tiao)巡邏路,不(bu)足(zu)30公里,卻有著398道(dao)彎。官兵(bing)們(men)巡邏走一個(ge)來回,差不(bu)多要(yao)花(hua)去(qu)一整天(tian)的時間。

四級軍(jun)士長張瑜(yu)是個(ge)“老邊防”bao) 諏lian)隊(dui)已(yi)經服役13年了。經驗豐富(fu)的他,臨行前和戰友們(men)一起備足(zu)了干柴,還帶上了一口不(bu)銹鋼(gang)的鍋,準備為巡邏官兵(bing)雪地(di)野炊。采訪中了解(jie),在一次(ci)巡邏途中,張瑜(yu)還特意(yi)為戰友們(men)精心烹飪過(guo)美(mei)味(wei)的“大盤雞”。

兵(bing)馬未動(dong),糧草(cao)先(xian)行。張瑜(yu)之(zhi)所(suo)以如此重視(shi)行軍(jun)伙食,與(yu)2011年那場(chang)讓他終身難忘的巡邏有關。

2011年7月,駐地(di)老鄉向連(lian)隊(dui)報告,在邊境線上發現一群犛牛越過(guo)管控區,很(hen)有可能會越境chang)J比瘟lian)長王濤(tao)帶領張瑜(yu)等(deng)6名戰士前去(qu)處置,漫(man)長的邊境線上,他們(men)騎行了一整天(tian)也沒有到(dao)達目的地(di)。

“晚上天(tian)特別黑,把馬拴在邊境線的鐵絲網(wang)上,我們(men) 7個(ge)人在巡邏路上的沙窩里睡著了。”

連(lian)隊(dui)跟來的兩只土狗,一晚上都在不(bu)停狂吠。“就覺(jue)得(de)夜特別漫(man)長,特別難熬,也特別害怕。”那天(tian)晚上,張瑜(yu)站了第一班(ban)崗。

“當天(tian)下午(wu),我們(men)到(dao)了地(di)方,對一群犛牛進行了驅趕,並對損壞的鐵絲網(wang)進行xin)惱鍘? ?? 薰?髯 曛zhi)後(hou),我們(men)原路返(fan)回已(yi)經不(bu)可能了,那時候人困馬乏,水也沒了,干糧也沒了……”

雖(sui)然盛夏七(qi)月,但(dan)高原氣候極(ji)寒,傍晚天(tian)空(kong)還飄起了雪花(hua),“走到(dao)1號山口的時候,天(tian)又黑了,我們(men)還得(de)住一晚上。”就在他們(men)剛睡下不(bu)久,又下起了冰雹,伴(ban)著雷聲和閃電。

冰雹砸醒了熟(shu)睡的戰士,他們(men)起身穿過(guo)河谷,找到(dao)了一塊像帽檐形狀的巨石(shi),打算在巨石(shi)下躲冰雹。

“剛坐(zuo)下就聞著這什麼ci)堆劍 φ餉闖簦  匆桓ge)狼窩。”為了防止遭到(dao)狼的襲擊,張瑜(yu)摸著在冰冷(ling)的河壩(ba)里,搬來幾塊大石(shi)頭堵住了洞(dong)口。極(ji)度疲(pi)憊下,他們(men)靠(kao)著巨石(shi)上,半站立著睡著了。

“出(chu)去(qu)三(san)個(ge)晝夜,又冷(ling)又餓(e),那時候最想的就是能有個(ge)干爽的地(di)方睡覺(jue),能吃(chi)上一口熱(re)飯。”張瑜(yu)說,戍守邊防確實(shi)苦,但(dan)苦中也有樂。

張瑜(yu)喜bu)讀lian)習書法,每(mei)年團里的春聯都是他書寫。他說練(lian)字的時候,心境能夠沉澱下來。

張瑜(yu)還喜bu)蹲齜梗 mei)次(ci)出(chu)去(qu)巡邏,他的背囊就像一個(ge)百寶箱(xiang)。

中午(wu),當巡邏官兵(bing)行進到(dao)一處山谷時bao) 盆yu)開始張羅著支灶(zao)煮面。“我是老班(ban)長,經驗豐富(fu)嘛,照顧官兵(bing)是應該的。”

張瑜(yu)和戰友們(men)在山坡(po)上,選了一處土坑,找來石(shi)塊架(jia)起灶(zao)來,挖滿一臉盆雪開始煮水。

高原寒冷(ling),四處跑風(feng),水遲遲燒不(bu)熱(re)。張瑜(yu)找來紙殼對著柴火開始扇動(dong),不(bu)一會兒水溫就上來了。

戰友們(men)拿(na)出(chu)攜帶的泡面,投(tou)入到(dao)鍋中。張瑜(yu)從背囊里取出(chu)了一瓶蛋液hai) 幟na)出(chu)了一小包洗好的青菜(cai)放(fang)進鍋里。

不(bu)一會兒,泡面的香氣開始四溢開來,戰友們(men)拿(na)著碗,迫不(bu)及待地(di)等(deng)著撈面。

記者問(wen)張瑜(yu)︰“ba)瀉hen)多熱(re)心網(wang)友非常關心邊防軍(jun)人,每(mei)次(ci)看到(dao)你們(men)吃(chi)雪水煮泡面,他們(men)都紛紛留言表示(shi)很(hen)心疼(teng),你們(men)怎麼看?”

張瑜(yu)和戰友說,巡邏路上,其(qi)實(shi)他們(men)最開心的就是吃(chi)上一碗煮面。“你看現在氣溫零下二十多攝氏度,天(tian)寒地(di)凍,吃(chi)上一碗面,喝(he)上一碗熱(re)騰(teng)騰(teng)的湯,暖(nuan)暖(nuan)身子多好。”

吐(tu)爾尕特邊防連(lian)坐(zuo)落(luo)在海(hai)拔3515米的帕米爾高原,在這片廣(guang)袤的土地(di)上,一年四季積雪不(bu)化,凍土層厚達7.3米,每(mei)年大風(feng)天(tian)超過(guo)200天(tian),方圓(yuan)幾十里沒有一棵樹。

從2011年12月調來連(lian)隊(dui),張瑜(yu)就一直扎根在這里,他的妻子遠在家鄉甘肅(su)隴(long)南一人帶著兩個(ge)孩(hai)子。

春節(jie)將近,張瑜(yu)說他最怕視(shi)頻的時候兒子問(wen)他回不(bu)回家過(guo)年,“家在農村(cun)嘛,春節(jie)的氣氛還是比較濃,人家爸爸都在家,我們(men)家娃娃也希望我回去(qu)嘛。但(dan)身為軍(jun)人,首要(yao)職責還是保(bao)家衛國嘛,家人也能理解(jie)。”

張瑜(yu)告訴記者,這是他第四個(ge)年頭沒回家過(guo)年,“但(dan)一過(guo)完年,我就可以休假回家了”bao) 盆yu)中語氣中充滿了期待。

(央廣(guang)軍(jun)事(shi)?解(jie)放(fang)軍(jun)新聞傳播中心融(rong)媒體(ti)出(chu)品(pin))

責任編(bian)輯︰劉秋(qiu)麗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數據(ju)加載失敗,請確保(bao)在www.81.cn域名使用側邊欄!
丰大彩票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