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波网

新春走軍(jun)營|白雪︰這一年(nian),我(wo)是如何從(cong)新畢(bi)業國防生變身(shen)特戰jiao) 映/h1>

爱波网

來源(yuan)︰中(zhong)國軍(jun)網作者︰喬(qiao)楠楠責(ze)任編輯︰楊曉霖
2020-03-31 14:31

白雪照片。

我(wo)見過白雪兩次。一次是夜gu)li),一次是白天。第(di)一次見面(mian),她里(li)邊穿著作訓(xun)服,外邊套(tao)著一件(jian)迷彩(cai)大(da)衣。雖然穿得很厚(hou),卻因為個頭(tou)挺(ting)拔,並不顯(xian)得臃腫zhu)Dna)天她戴著作訓(xun)帽,帽子下面(mian)是一雙炯(jiong)炯(jiong)有神的(de)眼(yan)楮。冬(dong)夜gu)li)她的(de)眼(yan)楮很亮(liang),像天邊的(de)nan)切恰Kmian)龐白淨,五官很清秀,整個人又有一種女軍(jun)人特有的(de)柔(rou)中(zhong)帶(dai)剛的(de)英氣(qi)。

第(di)二次wen)雒mian),是在訓(xun)練場(chang)上xi) dai)著女兵們訓(xun)練。川北的(de)冬(dong)天,又陰又冷,我(wo)這個北方(fang)人高估(gu)了南方(fang)的(de)冬(dong)天,只穿了一件(jian)襯(chen)衣和外套(tao)zhu)?kan)到我(wo)凍得發(fa)抖的(de)樣子,她從(cong)口袋里(li)掏(tao)出了“暖寶寶”給我(wo)。我(wo)見她只穿著單薄的(de)作訓(xun)服,連忙推辭。她麻(ma)溜地撕開“暖寶寶”的(de)包裝,說︰“我(wo)這一天都(du)在訓(xun)練場(chang)上動來動去的(de),我(wo)不冷。快把後脖頸露出來,我(wo)給你貼上你就不冷了。” “我(wo)們在外面(mian)訓(xun)練的(de)時候不能穿太多,就可(ke)勁兒地貼‘暖寶寶’。”白雪給我(wo)傳(chuan)授取(qu)暖經驗,“貼來貼去,發(fa)現貼在後脖頸是最暖和的(de)。”

我(wo)就乖乖yuan)用耍 徊灰換岫 wo)從(cong)脖子到腳(jiao)底暖和了起(qi)來。

我(wo)還沒見到她本人的(de)時候,就听說de)程卣鉸糜幸桓  鎰ㄒ黨鏨shen)的(de)女子特戰隊隊長,叫白雪。白雪高考那(na)年(nian),原(yuan)本成績穩(wen)上南方(fang)一個“985”大(da)學,填志願的(de)時候卻報了國防生提(ti)前批,就這樣她成為了寧夏大(da)學2014級69名國防生中(zhong)的(de)一員。

“與(yu)其(qi)等(deng)事情來追我(wo),不如我(wo)對困難正面(mian)出擊”

剛被分配到特戰旅的(de)時候,白雪的(de)大(da)學同(tong)學調(diao)侃她說︰“你這體能素質肯定沒問題,去特戰旅是最合適的(de)。”

2018年(nian)8月去單位報到後去軍(jun)校(xiao)進修(xiu)了半年(nian),2019年(nian)1月白雪剛回來,就听說3月底第(di)一批女兵就要來了,誰(shui)去帶(dai)女兵呢(ne)?

這個任務最後落到了白雪頭(tou)上。一個本科英語專業的(de)國防生突然要去帶(dai)兵,還是帶(dai)特戰jiao)  庥yu)她畢(bi)業的(de)時候想(xiang)象的(de)坐辦公(gong)室翻譯翻譯資料完(wan)全就是兩種生活。

“我(wo)畢(bi)業的(de)時候也(ye)沒多想(xiang),想(xiang)著自己學英語的(de),工作應該會對口吧,怎麼(me)也(ye)沒想(xiang)到會讓我(wo)帶(dai)女兵。”白雪笑著說,“不過,既然命運使(shi)然讓我(wo)來到了這個地方(fang),面(mian)臨新的(de)挑戰時,我(wo)頂多‘逃避’一天兩天,最後還是會去面(mian)對。與(yu)其(qi)等(deng)事情來追我(wo),不如我(wo)對困難正面(mian)出擊。”

于是,到了2月底,對特戰專業一無(wu)所知的(de)她就去友鄰單位學習如何帶(dai)女兵了。

4月底,白雪突然收到通知︰旅里(li)的(de)女干部今年(nian)要跳(tiao)傘(san),因為明年(nian)旅里(li)計劃組織女兵跳(tiao)傘(san)。

“女兵跳(tiao)傘(san),你女干部當然要跳(tiao)啊,還要跳(tiao)在前面(mian)。”抱著這樣的(de)nan)xin)態(tai),白雪欣(xin)然接受(shou)了這一任務,並投du)肓私粽諾de)訓(xun)練中(zhong)。

白雪的(de)兩個腳(jiao)踝都(du)曾受(shou)過傷,做地面(mian)定型訓(xun)練時,需要把身(shen)體抱成一團,坐在自己的(de)腳(jiao)尖(jian)上使(shi)勁往下壓,拉韌帶(dai),比踢正步壓腳(jiao)尖(jian)的(de)程度(du)還狠。那(na)段時間,每天訓(xun)練回來後她都(du)痛得懷疑人生︰我(wo)一個英語專業的(de)為什麼(me)要來特戰旅,又zhi) 裁me)做了特戰旅的(de)排長,為什麼(me)要來跳(tiao)傘(san)呢(ne)?

但是到了訓(xun)練場(chang)上xi) 直(zhi)涑閃恕捌疵鎩薄1鶉俗齙分、她就必(bi)須要做到8分、10分。在整個傘(san)訓(xun)期(qi)間,白雪的(de)腳(jiao)踝zhu) ?侵琢訟 酥祝 恢zhi)不曾散去。

“我(wo)想(xiang),平時訓(xun)練得扎實了,在天上的(de)時候就能多一份保證。”

在人生的(de)每一個節點上遇到困難,她似乎都(du)能夠迎難而(er)上。

白雪畢(bi)業de)na)年(nian),國防生可(ke)以yuan)垂娑ㄓyu)部隊解(jie)約,面(mian)向社會就業。但白雪想(xiang),如果這個時候放棄了,這四年(nian)的(de)苦(ku)不就白吃了嗎?于是她選(xuan)擇了特戰旅。白雪的(de)母校(xiao)寧夏大(da)學對國防生的(de)管(guan)理非常嚴格(ge),每天早上出操、周末跑“半馬(ma)”、三十公(gong)里(li)拉練、節假(jia)日戰備、平時訓(xun)練、日常考核……一點兒都(du)不少。西北的(de)冬(dong)天很冷,室外滴水成冰,寧夏大(da)學的(de)訓(xun)練場(chang)上經常有一個穿單膠鞋、著叢林(lin)迷彩(cai)女孩的(de)身(shen)影。

相比不能辜負(fu)的(de)初心(xin),這四年(nian)的(de)苦(ku)算不了什麼(me),于是,她選(xuan)擇了特戰旅。

“我(wo)感謝我(wo)的(de)大(da)學有這麼(me)嚴格(ge)的(de)管(guan)理。來了部隊以後,通過我(wo)走路的(de)姿態(tai),整個人的(de)精神狀(zhuang)態(tai),大(da)家都(du)問我(wo)是不是戰士考學過來的(de)呢(ne)。”提(ti)起(qi)母校(xiao)寧夏大(da)學,白雪充滿了感恩。

“一件(jian)事情我(wo)只要去做,我(wo)就一定要做到最好,能做到100分zhi)wo)就不能忍受(shou)自己做到99分。”突然面(mian)對新的(de)挑戰,她不是從(cong)來沒有xin)鹿 皇撬xuan)擇了直(zhi)面(mian)挑戰,“事情來了,不管(guan)能不能做好,不管(guan)結果好壞,先去做,做了才知道(dao)。不踏出第(di)一步,你永遠不知道(dao)。”

優秀于她,顯(xian)然成了一種習慣,像吃飯(fan)喝水一樣自然。

去年(nian)十月份,听說下一步旅里(li)要開展潛水集訓(xun),不會游(you)泳的(de)她很想(xiang)去。

怎麼(me)辦呢(ne)?ke)筆被乖詬仕 霞倚菁jia),決心(xin)一下,就馬(ma)上報了一個游(you)泳jing)ban),用7天的(de)時間把游(you)泳學會了。

“我(wo)當時bi)xiang)的(de)就是︰我(wo)在外面(mian)多喝點水,回單位了就少喝點水。”

“掛在艙門上半個月就不恐(kong)高了”

白雪跳(tiao)傘(san)歸來。劉(liu)兵攝(she)

白雪有恐(kong)高癥,沒來部隊之前ba)cong)來不敢(gan)玩蹦(beng)極這樣的(de)運動,平時爬(pa)lan)鏨shan)都(du)不敢(gan)從(cong)山(shan)頂往下看(kan)。第(di)一次高空速降訓(xun)練,她站在12米高的(de)樓(lou)上xi) 對兜贗諾孛mian),兩腿直(zhi)發(fa)軟,一手抓住(zhu)繩子,一手緊握圍欄(lan),遲遲不肯邁步︰“我(wo)害怕!我(wo)不敢(gan)!”

身(shen)邊的(de)戰友一邊說“沒事兒,白雪你可(ke)以的(de)!”一邊掰開了她的(de)手……

她也(ye)只能硬著頭(tou)皮往下滑,全程磕磕踫踫,就這樣完(wan)成了首(shou)次速降科目的(de)訓(xun)練。

去年(nian)7月,旅里(li)首(shou)次成shan)ㄖ聘昂hai)拔3000余米的(de)昆(kun)侖山(shan)域開展多傘(san)型、多高度(du)傘(san)降實跳(tiao)訓(xun)練。

空中(zhong)跳(tiao)傘(san)的(de)高度(du)更高,而(er)且地面(mian)地形復(fu)雜,恐(kong)高可(ke)怎麼(me)辦呢(ne)?

“我(wo)听說de)閿鋅kong)高癥,怎麼(me)克(ke)服的(de)呢(ne)?”我(wo)提(ti)出了這一疑問。

“把自己掛在艙門上。掛在高空中(zhong)俯視(shi)大(da)地半個月,就不恐(kong)高了。”白雪回答。

原(yuan)來,第(di)三次實跳(tiao)落地時,她的(de)腳(jiao)崴了。崴了腳(jiao)的(de)白雪依然沒閑著,休息是不可(ke)能的(de),受(shou)傷後的(de)第(di)二天她就跟著上了飛機(ji),擔任wei)罩zhong)攝(she)像師的(de)角(jiao)色。保障(zhang)跳(tiao)傘(san)的(de)飛機(ji)是沒有後艙門的(de),早就被卸掉了。她要拍到隊友們的(de)離機(ji)動作,就得半只腳(jiao)懸(xuan)在機(ji)艙外,半只腳(jiao)踩(cai)在機(ji)艙內。她一手抓住(zhu)繩子,一手抓著攝(she)像機(ji),掛在艙門口,“那(na)種感覺真的(de)很恐(kong)怖(bu)很恐(kong)怖(bu)”。

投放員正是之前教白雪跳(tiao)傘(san)的(de)班(ban)長。第(di)一天,他把白雪往艙門口一放,說︰“不許回來啊!今天就給我(wo)好好看(kan),多看(kan)看(kan)就不恐(kong)高了。”

白雪一邊發(fa)暈,一邊往後退︰“不行啊,班(ban)長,這有點高啊……我(wo)能不能往里(li)走走?”

班(ban)長毫不讓步,繼續逼著白雪往前走︰“不行xiao) 競茫︿憔駝駒諛na),不許回來。你往後退,我(wo)站哪呢(ne)?往前走!”

就這樣,在艙門邊掛了半個月後,她徹底不恐(kong)高了。另外,飛機(ji)飛到哪個高度(du),她“用肉眼(yan)就能判斷出來個大(da)概”。

回憶起(qi)她的(de)第(di)一次實跳(tiao),白雪記(ji)憶猶新︰“ba)淙磺懊mian)訓(xun)練得很扎實,當自己站在艙門口準備起(qi)跳(tiao)時,突如其(qi)來的(de)緊張和恐(kong)懼還是讓我(wo)的(de)腿在發(fa)軟。伴隨投放員‘跳(tiao)’的(de)口令,三步離機(ji),閉眼(yan)躍出艙門,我(wo)的(de)大(da)腦一huang) 瞻住(zhu)Ltiao)出去的(de)那(na)一瞬間,我(wo)緊緊地抱著備份傘(san),把手緊緊卡(ka)在手拉環的(de)位置,隨時準備在規定時間內主傘(san)打不開的(de)na)榭kuang)下立馬(ma)打開副傘(san)。雖然副連長說我(wo)這種女生是少見的(de)‘麒麟臂’,手勁兒非常大(da),但是我(wo)還是害怕在高空中(zhong)因為慌亂找ye)蛔際擲 返de)位置,所以我(wo)用小臂緊緊地卡(ka)住(zhu)備份傘(san)的(de)手拉環。”

“‘傘(san)怎麼(me)還不開?怎麼(me)還不開!要不要拉備份傘(san)?’就在我(wo)猶豫忐忑(dao)之時,只听‘砰’的(de)一聲,我(wo)抬頭(tou),傘(san)已經開了……直(zhi)到平安降落後,我(wo)發(fa)現zhi)wo)的(de)nan)”勰誆嘀灼qi)來了。從(cong)準備起(qi)跳(tiao)到主傘(san)張開,前後也(ye)就十幾秒的(de)時間,我(wo)就把自己的(de)手zhi)劭ka)腫了。”

第(di)一次實跳(tiao)時,白雪因為太緊張把自己的(de)手zhi)鄱du)卡(ka)腫了。

“我(wo)一定不能把這批女兵帶(dai)水了”

從(cong)軍(jun)校(xiao)學員bi)蛐屢懦?de)轉變尚且ye)灰祝 籽┤詞撬 zhong)身(shen)份的(de)轉變——地方(fang)大(da)學國防生向合格(ge)軍(jun)人的(de)轉變、學員排長向合格(ge)基層排長的(de)轉變。而(er)且,白雪是該特戰旅第(di)一批特戰jiao) de)第(di)一批女排長。

一開始,她的(de)身(shen)邊也(ye)有這樣質疑的(de)聲音——

“地方(fang)大(da)學的(de)國防生直(zhi)接做了女子特戰隊小隊長,她行不行啊?”

“第(di)一”往往擔負(fu)著打根基的(de)責(ze)任,如果第(di)一批女兵都(du)沒有樹立很好的(de)示範作用,那(na)麼(me)以後的(de)水準很難再(zai)高。白雪深知這點︰“特戰旅的(de)第(di)一批女兵不說是帶(dai)得多麼(me)出彩(cai)多麼(me)cong)判悖 wo)一定不能把這批女兵帶(dai)水了。不說我(wo)讓特戰旅的(de)第(di)一個女兵分隊青史留(liu)名了,至少不能讓它成為旅歷史上難看(kan)的(de)那(na)一頁,至少是大(da)家還能看(kan)的(de)那(na)一頁chang)!/p>

這就是白雪最初的(de)想(xiang)法,所以她帶(dai)兵是出了名的(de)嚴格(ge)。她經常跟自己的(de)兵說︰“如果你自甘shi)接yong),你就不要在這待了。不管(guan)以前你是什麼(me)身(shen)份,來到了特戰小分隊,你就要一個特戰兵的(de)樣子。”

說起(qi)她帶(dai)的(de)兵,白雪如數家珍,娓(wei)娓(wei)道(dao)來︰“姑娘們都(du)很優秀。左全英入伍前學過武術,綜合素質shou)詈茫 饗xiang)都(du)比較突出,一hua)閂 至竦 芡0多米,她手榴彈投擲能投到40多米zhu)Aliu)茂芹(qin)在懸(xuan)垂繩索攀(pan)上的(de)科目kong)薪 6秒。黃(huang)金是一個像‘許三多’一樣的(de)兵,很踏實很努力,打槍打得很好,5發(fa)的(de)話(hua)她能打到45環以上xi) fa)發(fa)9環以內,另外她還是我(wo)們隊的(de)‘女秀才’,文筆很好。陶(tao)炫玲車開得比男(nan)兵還好,可(ke)以45秒鐘內呈‘之’字zhong)甕wan)成倒車移位。王新華踏實穩(wen)重(zhong),2分鐘能做120個仰(yang)臥起(qi)坐,籃球也(ye)打得很好,大(da)家都(du)叫她‘區帥’。還有……”

白雪帶(dai)的(de)女兵們。伍行健攝(she)

女兵們都(du)是“95後”,大(da)部分人入伍之前是普(pu)通在讀大(da)學生,沒有吃過太多苦(ku),再(zai)加上白雪性(xing)子直(zhi)、要求嚴xi) 豢 妓侵 淶de)磨合也(ye)曾出現過問題。

“怎麼(me)就她事多啊!”

“怎麼(me)就她這麼(me)嚴格(ge)?”

對于這樣的(de)聲音,白雪說︰“我(wo)並不在意。比起(qi)這些,我(wo)更不願gan) 秸庋de)話(hua)——‘特戰旅的(de)第(di)一批女兵不行xiao)  /p>

白雪說,其(qi)實不奢望有回報,只希(xi)望有朝(chao)一日自己離開特戰旅的(de)時候,別人能說︰“ba)故遣淮淼de),她帶(dai)的(de)第(di)一批特戰jiao) 嗆醚de)。”她說︰“這就可(ke)以了。我(wo)想(xiang)起(qi)她們的(de)時候不希(xi)望有遺(yi)憾,至于她們想(xiang)起(qi)來我(wo)的(de)時候怎麼(me)樣,我(wo)不管(guan),恨(hen)我(wo)也(ye)可(ke)以。”

“現在呢(ne)?”我(wo)問。

“現在依然會出問題,一帆風順是不可(ke)能的(de)。《士兵突擊》上說了,生活總是一個問題疊(die)著一個問題,但重(zhong)要的(de)是,我(wo)們應該努力去迎接you)侍狻O衷諼wo)的(de)態(tai)度(du)就是我(wo)什麼(me)也(ye)不怕,兵來將擋cai) 賜裂 S形侍庀xiang)辦法解(jie)決就行了。我(wo)可(ke)以改變我(wo)的(de)管(guan)理方(fang)式,有什麼(me)不對的(de)我(wo)可(ke)以改,但是,你不能觸踫到我(wo)的(de)底線,我(wo)的(de)原(yuan)則不會改。有些東(dong)西我(wo)可(ke)以改變,有些東(dong)西我(wo)不會改。”

“戰友們的(de)肯定支撐著我(wo)”

白雪在發(fa)言。毛世川攝(she)

支撐白雪一路走下去的(de)動力,除了她愛拼的(de)nan)願ge),還有xin)醋粵斕己駝接訓(xun)墓睦涂隙 /p>

一分耕(geng)耘一分收獲,念念不忘(wang)必(bi)有回響。有一次白雪生病了,早上醒來後發(fa)現一個女兵把她放在冰箱里(li)的(de)中(zhong)藥熱了,用自己的(de)保溫(wen)杯盛著,放在她的(de)床頭(tou)。還附了一張紙條︰排排,飯(fan)在桌上xi) da)門鑰匙在旁邊……記(ji)得吃藥!

女兵留(liu)下的(de)紙條。

那(na)張小紙條,白雪至今都(du)保留(liu)著,“人嘛!就是靠這樣溫(wen)暖的(de)瞬間支撐著前行的(de)。”

2019年(nian)歲末,白雪獲得了軍(jun)旅生涯里(li)的(de)第(di)一個三等(deng)功。對于這個榮譽(yu),她卻說︰“我(wo)就把三等(deng)功當成對我(wo)的(de)鼓勵。三等(deng)功有一小部分是對我(wo)前期(qi)工作的(de)肯定,一多半是對我(wo)的(de)鼓勵。我(wo)不覺得自己應該站在台上領那(na)個獎,因為我(wo)身(shen)邊真的(de)特別多藏龍臥虎的(de)人物,兵王、槍王那(na)種,厲(li)害的(de)人太多了……我(wo)的(de)背後有比我(wo)更優秀、更厲(li)害的(de)人。我(wo)從(cong)那(na)些老兵身(shen)上學到的(de)不僅是本領,更重(zhong)要的(de)是做人。”

回顧(gu)一年(nian)來的(de)經歷,白雪念念不忘(wang)身(shen)邊的(de)鼓勵和信(xin)任,“平時訓(xun)練中(zhong)領導和戰友xun)墓睦腿deng)功的(de)作用一樣,帶(dai)給我(wo)前進的(de)動力。”

“當教員在訓(xun)練場(chang)上說‘白排長跳(tiao)得不錯啊!你們都(du)學著點啊’時;當旅長看(kan)了我(wo)的(de)離機(ji)動作後說‘這個動作可(ke)以!標兵水平’時;當戰友們在我(wo)實跳(tiao)前ba)怠 憧隙 ke)以的(de)’時……被肯定的(de)感覺就像幼兒園(yuan)的(de)時候得到一朵小紅(hong)花那(na)樣,特別滿足。那(na)一瞬間,我(wo)就覺得我(wo)真的(de)能行xiao) 彼檔秸飫li),白雪眯起(qi)眼(yan)楮笑得像一個孩子。

一年(nian)光景(jing),白雪從(cong)新畢(bi)業國防生華麗轉身(shen),成長為颯爽特戰隊長,也(ye)迎來了自己的(de)24歲。

當被問到新的(de)一年(nian)的(de)打算時,白雪調(diao)皮地說︰“除了把潛水學會,我(wo)還希(xi)望能試(shi)跳(tiao)翼傘(san)。打個比方(fang),我(wo)去年(nian)跳(tiao)的(de)圓傘(san)就像奇瑞QQ,翼傘(san)就是法拉利(li)。我(wo)爭取(qu)今年(nian)多跳(tiao),明年(nian)轉傘(san)型,體驗一下開法拉利(li)的(de)感覺。”

翼傘(san)滑翔(xiang)速度(du)快、滲透距(ju)離遠、隱蔽性(xing)強,同(tong)時beng)訊du)也(ye)更高、對特戰隊員的(de)傘(san)降技術要求也(ye)更高。

上天能跳(tiao)傘(san)、下海(hai)能潛水、置身(shen)荒野能生存、面(mian)對峭壁敢(gan)yi)pan)登,這不僅是很多熱血男(nan)兒的(de)特戰夢想(xiang),也(ye)是白雪和她的(de)戰友們不斷追求的(de)目標。祝願白雪和她的(de)戰友們在追夢的(de)路上xian)階 yue)遠!

輕(qing)觸這里(li),加載(zai)下一頁
爱波网 | 下一页